rencongzhong

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欲盖弥彰的补偿 还是所谓生来的牵绊
“就像生怕患上什么不治之症的人,病名确定后反而可以体会到一时的安心,尽管他清楚那安心不过是暂时的,而且心底期待着更无处可逃的,绝望的,因而是永恒性的安心。”我控制不住我自己,想逃,不去面对,总有一天我会这样被现实逼到绝路。我恨我懦弱,又可怜我的懦弱,我无人可讲,我压抑得精疲力尽,我是个人渣,我不杀人放火伤风败俗,我伤人心,求求你,救救我,求求你,不要靠近我,如果有那么一天,我不敢想,那个生我养我的人,我不敢想,即使有那么一天,我也只是一滩恶心的黑水,我的抱歉于事无补,恶心,我真恶心